特色

About 陳斯紅 ✝️;陈斯红✝️

陈斯红✝️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support U.S.A.President Donald J.Trump and U.S.A.Vice Mike Pence and 美利堅合眾國國務卿Mike Pompeo and Ivanka Trump and Newt Gingrich and 美國第一夫人 First Lady of U.S.A. and Donald Trump Jr. and Eric Trump and 麥克 彭斯 參議院參議長 and 100 U.S.A.senators

U.S. 100 Senators:

Office of Senator (All Name)
United States Senate
Washington, D.C. 20510

For Correspondence to Senate Committees:

(Name of Committee)
United States Senate
Washington, D.C. 20510
U.S.A.

Donald J. Trump President, Inc
C/O Trump Tower
725 5th Avenue
New York, NY 10022
Donald J.Trump-Mike Pence Team members
U.S.A.

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Committee
Donald J. Trump for President, Inc. and the 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Committee
138 Conant Street, 2nd Floor, Beverly, MA 01915
U.S.A.

Mike Pompeo
Bureau of Global Public Affair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200 C St. NW
Washington, DC 20520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Eric Trump
Donald J. Trump President, Inc
C/O Trump Tower
725 5th Avenue
New York, NY 10022
Trump-Pence Team
U.S.A.

Chairman and Vice Chairman
National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Committee 320 First Street, S.E.
Washington, D.C. 20003
U.S.A.

President Donald J.Trump
First Lady of U.S.A.
Mike Pence
Ivanka Trump
The White House
1600 Pennsylvania Ave NW
Washington, DC 20500
USA
202-456-1111

About 陳斯紅 ✝️;陈斯红✝️

Sihong Chen’s emails:(郵件的第一個字母全部是小寫字母)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Chensihong1961@icloud.com ;
Chensihong@protonmail.com;
Chensihong0507@outlook.com;
Chensihong19610507@gmail.com ;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 世界摩門教徒們与基督徒們(全球)大會 !

Www.1000000000000.org;
Www.0123456789876543210.org ;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

Www.9876543210123456789.org (Destroyed by the dictator of the Communist International) ;

Sihong Chen support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and Mike Pence Vice President are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f U.S.A.in 2020-2024 ;

Sihong Chen support Mike Pompeo and Ivanka Trump are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f U.S.A. in 2024-2028-2032!

日本 ㈱ 東京 ドラゴンアジア·海外部部長 陳斯紅

日本 大阪 華人(JMS) 不動產株式會社·海外部部長 陈斯红

E-Mails:
chensihong1961@icloud.com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chensihong@protonmail.com
chensihong19610507@gmail.com

Mobile: 0086-13621852461
13020153923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全球 陳氏宗親文化總會 總會長 陳斯紅✝️

www.0123456789876543210.org
www.1000000000000.org
www.billionairesparty.com
www.millionairessparty.com
www.billionairesgroup.com

www.9876543210123456789.org 被互聯網國際勢力的駭客們破壞中

台灣·世界陳氏宗親總會 榮譽理事

福建省 陈氏委员会 常务理事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陈斯红✝️推動美利堅合眾國 創建 第51 州 工作署 !

美國總務署署長墨菲(Emily Murphy)11月23日發布信函通知喬 拜登團隊的信處處是坑: 一、我闡明: 我自己的工作是按美利堅合眾國法律規定,我不交權,我沒有受到任何人的暗示,這裡指唐納德 川普總統。 二、我闡明: 我自己,我的家人,我的孩子,我的寵物,我的員工們受到了喬 拜登團隊成員們的威脅。 三、通知: 喬 拜登可以交接了。 四 、我再次闡明:美國總統是誰的決定權,我按照美國法律辦事。 埋下的伏筆就是: 我自己不交權,這是對的; 我交權,是因為,我們被威脅了! 若美國總統不符合美國法律,我還是要按照美國法律收回權限、以及撥出的資金。 這就是在美國上大學,讀碩士、讀博士後,她練出的思維與寫作能力。 谷歌翻譯 陳斯紅 The Director of General Services, Emily Murphy, issued a letter on November 23 to inform Joe that the Biden team’s letter is everywhere: 1. I clarify: My own job i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 do not hand over power. I have not received any hints. This refers to President Donald Trump. 2. I clarify: myself, my family, my children, my pets, and my employees have been threatened by members of Joe Biden’s team. 3. Notice: Joe Biden can take over. 4. Let me clarify once again: Who decides who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I ac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foreshadowing laid is: I don’t hand over power myself, this is right; I handed over power because we were threatened! I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does not comply with the US law, I still have to withdraw the authority and the funds alloca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US law. This is the thinking and writing skills she developed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n she went to university, did her master’s degree and post-doctorate degree. Google Translate Chen Sihong 從我的iPhone傳送 陳斯紅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於 2020年11月25日 上午9:06 寫道: audit these ballots Dear Patriot (🇺🇸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as asked for an audit of absentee ballots. Governor Brian Kemp has asked for an audit. And the ENTIRE Georgia GOP State Executive Committee has asked for an audit. All of America is demanding it. We must keep up the pressure on the Georgia Secretary of State. So I need you do two things: email the Georgia Secretary of State at soscontact@sos.ga.gov and respectfully DEMAND an audit of absentee ballots! flood their telephone lines and make your voice heard: (404) 656-2817 Now is the the time to double down and keep up the pressure! You and I must ensure a free and fair election! If you haven’t yet chipped in to the Stop the Steal campaign, I must ask you to chip in $10 or more to help keep up the pressure! Even if you’ve already generously contributed, I humbly ask you consider chipping in another $10, $25, $50…whatever you can afford right away. I would not ask if I didn’t have to. But the Establishment Republicans aren’t lifting a finger. Its up to Patriots like you to help expose the fraud! We must put pressure on elected officials across the country to step up to the plate and fight back against the Democrat Steal. So please, rush an emergency donation of $15 or more right away! We don’t have much time! We must ensure every LEGAL vote is counted. Every ILLEGAL vote must be thrown out. The Democrats are working overtime to STEAL THIS ELECTION! We aren’t going to let them. DONATE NOW! Save America. Stop Socialism. Defeat the Democrats! – Marjorie Paid for by Greene for Congress This message was intended for: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You were added to the system January 12, 2020. For more information click here. Update your preferences Unsubscribe | Unsubscribe via email . Dear Georgia Secretary of State, As an American voter, I respectfully ask you demand an audit of the absentee ballots cast in Georgia! Our country is at stake. The signatures must be checked! 從我的iPhone傳送

美國總務署署長墨菲(Emily Murphy)11月23日發布信函通知喬 拜登團隊的信處處是坑:
一、我闡明: 我自己的工作是按美利堅合眾國法律規定,我不交權,我沒有受到任何人的暗示,這裡指唐納德 川普總統。

二、我闡明: 我自己,我的家人,我的孩子,我的寵物,我的員工們受到了喬 拜登團隊成員們的威脅。

三、通知: 喬 拜登可以交接了。

四 、我再次闡明:美國總統是誰的決定權,我按照美國法律辦事。
埋下的伏筆就是:
我自己不交權,這是對的;
我交權,是因為,我們被威脅了!
若美國總統不符合美國法律,我還是要按照美國法律收回權限、以及撥出的資金。
這就是在美國上大學,讀碩士、讀博士後,她練出的思維與寫作能力。

谷歌翻譯

陳斯紅

The Director of General Services, Emily Murphy, issued a letter on November 23 to inform Joe that the Biden team’s letter is everywhere:
1. I clarify: My own job i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 do not hand over power. I have not received any hints. This refers to President Donald Trump.

2. I clarify: myself, my family, my children, my pets, and my employees have been threatened by members of Joe Biden’s team.

3. Notice: Joe Biden can take over.

4. Let me clarify once again: Who decides who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I ac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foreshadowing laid is:
I don’t hand over power myself, this is right;
I handed over power because we were threatened!
I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does not comply with the US law, I still have to withdraw the authority and the funds alloca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US law.
This is the thinking and writing skills she developed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n she went to university, did her master’s degree and post-doctorate degree.

Google Translate

Chen Sihong

從我的iPhone傳送

陳斯紅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於 2020年11月25日 上午9:06 寫道:

audit these ballots

Dear Patriot (🇺🇸 U.S.A.•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as asked for an audit of absentee ballots.

Governor Brian Kemp has asked for an audit.

And the ENTIRE Georgia GOP State Executive Committee has asked for an audit.

All of America is demanding it.

We must keep up the pressure on the Georgia Secretary of State.

So I need you do two things:

email the Georgia Secretary of State at soscontact@sos.ga.gov and respectfully DEMAND an audit of absentee ballots!
flood their telephone lines and make your voice heard: (404) 656-2817
Now is the the time to double down and keep up the pressure!

You and I must ensure a free and fair election!

If you haven’t yet chipped in to the Stop the Steal campaign, I must ask you to chip in $10 or more to help keep up the pressure!

Even if you’ve already generously contributed, I humbly ask you consider chipping in another $10, $25, $50…whatever you can afford right away.

I would not ask if I didn’t have to.

But the Establishment Republicans aren’t lifting a finger.

Its up to Patriots like you to help expose the fraud!

We must put pressure on elected officials across the country to step up to the plate and fight back against the Democrat Steal.

So please, rush an emergency donation of $15 or more right away!

We don’t have much time!

We must ensure every LEGAL vote is counted.

Every ILLEGAL vote must be thrown out.

The Democrats are working overtime to STEAL THIS ELECTION!

We aren’t going to let them.

DONATE NOW!

Save America. Stop Socialism.

Defeat the Democrats!

– Marjorie

Paid for by Greene for Congress

This message was intended for: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You were added to the system January 12, 2020.
For more information click here. Update your preferences
Unsubscribe | Unsubscribe via email

.

Dear Georgia Secretary of State,

As an American voter, I respectfully ask you demand an audit of the absentee ballots cast in Georgia! Our country is at stake. The signatures must be checked!

從我的iPhone傳送

美國總務署宣布通知拜登過渡團隊交接,在美國乃至全球引起巨大反響。 鑑於對此行為爭議頗大,現在把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週一(11月23日)給拜登的信件的附上: 親愛的拜登先生: 作為美國總務署署長,根據經修訂的1963年《總統過渡法》,我有能力提供某些選舉後資源和服務,以協助總統過渡。見《美國法典》第3編第102條註釋。我認真履行這一職責,由於最近的事態發展涉及法律挑戰和選舉結果認證,我今天發送這封信,向你提供這些資源和服務。 我把(自己)成年後的大部分時間都奉獻給了公共服務,我一直在努力做正確的事情。請知道,我是根據法律和現有事實獨立做出決定的。我從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門官員—包括在白宮或總務署工作的官員—的直接或間接壓力,(他們)也沒有對我做出決定的內容或時間施加任何壓力。要說明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要求我推遲決定的指示。 然而,我確實在網上、電話和郵件中收到了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員工,甚至我的寵物的威脅,試圖脅迫我過早地做出這個決定。即使面對數以千計的威脅,我也始終致力於維護法律。 與媒體報導和影射相反,我的決定並非出於恐懼或偏袒。相反,我堅信,法規要求總務署長確定明顯的當選總統,而不是強加於人的(當選總統)。遺憾的是,法規沒有為這一過程提供任何程序或標準,因此我參考了以前選舉中涉及法律挑戰和不完整計票的先例。 總務署沒有規定法律糾紛和重新計票的結果,也沒有決定這種程序是否合理或正當。這些問題是憲法、聯邦法律和州法律所規定的問題,應由有管轄權的法院通過選舉認證程序和決定。我認為,一個負責改善聯邦採購和財產管理的機構不應該把自己凌駕於憲法規定的選舉程序之上。我強烈敦促國會考慮對該法進行修訂。 如你所知,GSA署長並不挑選或認證總統選舉的獲勝者。相反,根據該法,GSA署長的作用極其狹窄:為總統過渡提供資源和服務。如上所述,由於最近涉及選舉結果的法律挑戰和選舉結果認證的發展,我已經決定,您可以根據要求獲得該法案第3條所述的選舉後資源和服務。總統選舉的實際獲勝者將由《憲法》中詳細規定的選舉程序決定。 該法第7節和2020年10月1日第116-159號公法規定,在2020年12月11日之前繼續撥款,為你提供6,300,000美元,以執行該法第3節的規定。此外,根據第116-159號公法,授權撥款100萬美元,用於為被任命者提供情況介紹會和編制過渡目錄。我提醒你們,該法案第6條對你們提出了報告要求,作為從GSA獲得服務和資金的一個條件。 如果我們有可以為您提供任何幫助,請與聯邦過渡協調員瑪麗·吉伯特(Mary D. Gibert)女士聯繫。 真誠的, 美國總務署署長 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 支持拜登的人認為這證實了拜登的勝利,反對他的人則認為他們在以各種手段在大選還沒有得到合法認證時脅迫川普總統交權。 猶他州聯邦參議員麥克·李(Mike Lee)認為,急於宣布喬·拜登為當選總統並強迫川普總統讓步的做法無視憲法的正當程序和法治。 “民主黨人和其他仇視川普的美國人利用憲法為他們提供的機制,最近一次是彈劾程序,企圖使2016年的(總統)選舉無效。”麥克·李上週日(11月22日)在他的Parler賬戶上寫道。 “他們事事詆毀他(川普)和那些在2016年投票給他的人。”麥克·李說。 他還表示,那些人表達憤怒,是因為川普想要用盡法律措施,以便找出他們(民主黨)所做的、來剝奪川普當選合法性、阻止他連任的事情。麥克·李說,民主黨人假裝對國家團結感興趣,但實際上卻在製造分裂。 “你們現在想要團結,激進人士們?”麥克·李繼續寫道,“這很好。如果你們確實想要團結,那麼,不管你們對川普總統的看法如何,也不管他的律師正在尋求什麼法律依據,至少你們要承認他(川普)完全有理由驗證選舉的公平性和準確性。這種努力與選舉過程並不衝突,它們本身就是選舉過程的一部分。” 麥克·李說,他們(民主黨)還試圖否決川普總統尋求合法法律途徑來驗證選舉合法性的權利,他們這樣做,就是在縮短選舉過程。 他還質疑,如果民主黨人如此自信拜登是可認證的當選總統,為什麼他們不想要透明度。 “如果民主黨人如此自信2020年總統大選中沒有發生任何壞事,自信任何可能出錯的事情都不可能影響選舉結果,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害怕川普競選團隊帶來的挑戰?”麥克·李問道。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對於希拉里敦促拜登“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認輸”,民主黨人覺得完全沒問題。那為什麼川普不認輸卻遭到民主黨人的普遍譴責? 對於目前大選狀況,Jackie Gingrich Cushman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由《經濟學人》主辦、YouGov開展的一項民調顯示,絕大多數川普選民(86%)認為拜登“沒有合法地贏得選舉”,而73%的人表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次選舉的真實結果”。考慮到川普選民約佔一半,亦即有超過40%的選民認為這次選舉是不合法的。這對我們國家的未來來說,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即使你認為選舉是公正的,拜登確實贏了,這些數字也應該讓你停下腳步,思考一下對美國選舉缺乏信任的長期影響。正確地完成這個過程,以確保透明度和可見度,應該是每個人的首要目標。如果選舉過程公正,那麼把一切都曝光出來應該不成問題。 有人可能會說,我們應該繼續前行,但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我們曾經通過程序解決紛爭。 2000年,喬治·W·布什和阿爾·戈爾(Al Gore)之間的競選對決直至12月9日才分出勝負,當時最高法院以5:4投票決定,支持布什暫緩佛羅里達州法院的裁決。 1824年,無人贏得選舉人團,次年2月由眾議院裁定約翰·昆西·亞當斯勝選。 1876年,俄亥俄州共和黨州長拉瑟福德·B·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和紐約民主黨州長塞繆爾·蒂爾頓(Samuel Tilden)競選總統,根據1877年的非正式妥協,海斯最終成為總統。 什麼妥協呢?四個州有20張尚未有明確意向的選舉人票投給海斯,條件是共和黨從南方撤出聯邦軍隊。該事件導致了南方重建的終結。聯邦軍隊剛被撤走,許多白人共和黨人旋即逃離了南方。民主黨“救贖者們”強化了對南方各州政治架構的控制,隨後開始剝奪黑人的投票權。 美國國父們創建了一個複雜的製度,平衡了普選票、聯邦系統、各州規模以及對純民主會導致簡單多數的統治及幾乎沒有政治妥協空間的理解。他們還提供了一個包括立法機構的程序:法律補救。這就是戈爾在2000年走過的法律程序。川普和戈爾一樣,亦完全有權利走完這個程序。 在喬治亞州,律師L·林·伍德(L.Lin Wood Jr.)向法院提出了針對喬治亞州州務卿的緊急動議,要求獲得禁制令。他主張,憲法規定由州議會控制選舉,而2020年3月的協議改變了核實缺席選票簽名的程序,卻沒有得到州議會的批准。這將使該州選舉違憲,導致結果無效。 關於缺席選票簽名驗證流程的改變,我們了解什麼?改變後的流程比之前州議會規定的更加繁瑣。 2018年,在喬治亞州的選舉中,缺席選票因簽名不匹配而遭拒絕的比例為3.5%。然而,2020年的選舉中,由於喬治亞州州務卿同意但未被州議會批准的修改,導致拒絕率變為0.3%,降低了92%。 兩小時前,林伍德律師也發推說,“我和鮑威爾律師及其他律師最近數週緊密合作,西德尼(鮑威爾律師)明天要在喬治亞州發起的訴訟將告訴你們真相。美國的敵人將會拒絕這個指控,不要相信他們。相信西德尼和我,我們愛美國和自由。我們的敵人不愛。” 為了確保我們國家的堅實根基,我們必須擁有一個大多數選民信任的選舉系統。雖然許多美國人和大多數媒體都在繼續推動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的推定勝選,但我們都應該記住,2020尚未結束。許多美國人認為,這次選舉過程並不公正,目前的報導結果並不准確。

美國總務署宣布通知拜登過渡團隊交接,在美國乃至全球引起巨大反響。

鑑於對此行為爭議頗大,現在把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週一(11月23日)給拜登的信件的附上:

親愛的拜登先生:

作為美國總務署署長,根據經修訂的1963年《總統過渡法》,我有能力提供某些選舉後資源和服務,以協助總統過渡。見《美國法典》第3編第102條註釋。我認真履行這一職責,由於最近的事態發展涉及法律挑戰和選舉結果認證,我今天發送這封信,向你提供這些資源和服務。

我把(自己)成年後的大部分時間都奉獻給了公共服務,我一直在努力做正確的事情。請知道,我是根據法律和現有事實獨立做出決定的。我從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門官員—包括在白宮或總務署工作的官員—的直接或間接壓力,(他們)也沒有對我做出決定的內容或時間施加任何壓力。要說明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要求我推遲決定的指示。

然而,我確實在網上、電話和郵件中收到了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員工,甚至我的寵物的威脅,試圖脅迫我過早地做出這個決定。即使面對數以千計的威脅,我也始終致力於維護法律。

與媒體報導和影射相反,我的決定並非出於恐懼或偏袒。相反,我堅信,法規要求總務署長確定明顯的當選總統,而不是強加於人的(當選總統)。遺憾的是,法規沒有為這一過程提供任何程序或標準,因此我參考了以前選舉中涉及法律挑戰和不完整計票的先例。

總務署沒有規定法律糾紛和重新計票的結果,也沒有決定這種程序是否合理或正當。這些問題是憲法、聯邦法律和州法律所規定的問題,應由有管轄權的法院通過選舉認證程序和決定。我認為,一個負責改善聯邦採購和財產管理的機構不應該把自己凌駕於憲法規定的選舉程序之上。我強烈敦促國會考慮對該法進行修訂。

如你所知,GSA署長並不挑選或認證總統選舉的獲勝者。相反,根據該法,GSA署長的作用極其狹窄:為總統過渡提供資源和服務。如上所述,由於最近涉及選舉結果的法律挑戰和選舉結果認證的發展,我已經決定,您可以根據要求獲得該法案第3條所述的選舉後資源和服務。總統選舉的實際獲勝者將由《憲法》中詳細規定的選舉程序決定。

該法第7節和2020年10月1日第116-159號公法規定,在2020年12月11日之前繼續撥款,為你提供6,300,000美元,以執行該法第3節的規定。此外,根據第116-159號公法,授權撥款100萬美元,用於為被任命者提供情況介紹會和編制過渡目錄。我提醒你們,該法案第6條對你們提出了報告要求,作為從GSA獲得服務和資金的一個條件。

如果我們有可以為您提供任何幫助,請與聯邦過渡協調員瑪麗·吉伯特(Mary D. Gibert)女士聯繫。

真誠的,

美國總務署署長
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

支持拜登的人認為這證實了拜登的勝利,反對他的人則認為他們在以各種手段在大選還沒有得到合法認證時脅迫川普總統交權。

猶他州聯邦參議員麥克·李(Mike Lee)認為,急於宣布喬·拜登為當選總統並強迫川普總統讓步的做法無視憲法的正當程序和法治。

“民主黨人和其他仇視川普的美國人利用憲法為他們提供的機制,最近一次是彈劾程序,企圖使2016年的(總統)選舉無效。”麥克·李上週日(11月22日)在他的Parler賬戶上寫道。 “他們事事詆毀他(川普)和那些在2016年投票給他的人。”麥克·李說。

他還表示,那些人表達憤怒,是因為川普想要用盡法律措施,以便找出他們(民主黨)所做的、來剝奪川普當選合法性、阻止他連任的事情。麥克·李說,民主黨人假裝對國家團結感興趣,但實際上卻在製造分裂。

“你們現在想要團結,激進人士們?”麥克·李繼續寫道,“這很好。如果你們確實想要團結,那麼,不管你們對川普總統的看法如何,也不管他的律師正在尋求什麼法律依據,至少你們要承認他(川普)完全有理由驗證選舉的公平性和準確性。這種努力與選舉過程並不衝突,它們本身就是選舉過程的一部分。”

麥克·李說,他們(民主黨)還試圖否決川普總統尋求合法法律途徑來驗證選舉合法性的權利,他們這樣做,就是在縮短選舉過程。

他還質疑,如果民主黨人如此自信拜登是可認證的當選總統,為什麼他們不想要透明度。 “如果民主黨人如此自信2020年總統大選中沒有發生任何壞事,自信任何可能出錯的事情都不可能影響選舉結果,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害怕川普競選團隊帶來的挑戰?”麥克·李問道。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對於希拉里敦促拜登“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認輸”,民主黨人覺得完全沒問題。那為什麼川普不認輸卻遭到民主黨人的普遍譴責?

對於目前大選狀況,Jackie Gingrich Cushman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由《經濟學人》主辦、YouGov開展的一項民調顯示,絕大多數川普選民(86%)認為拜登“沒有合法地贏得選舉”,而73%的人表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次選舉的真實結果”。考慮到川普選民約佔一半,亦即有超過40%的選民認為這次選舉是不合法的。這對我們國家的未來來說,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即使你認為選舉是公正的,拜登確實贏了,這些數字也應該讓你停下腳步,思考一下對美國選舉缺乏信任的長期影響。正確地完成這個過程,以確保透明度和可見度,應該是每個人的首要目標。如果選舉過程公正,那麼把一切都曝光出來應該不成問題。

有人可能會說,我們應該繼續前行,但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我們曾經通過程序解決紛爭。 2000年,喬治·W·布什和阿爾·戈爾(Al Gore)之間的競選對決直至12月9日才分出勝負,當時最高法院以5:4投票決定,支持布什暫緩佛羅里達州法院的裁決。 1824年,無人贏得選舉人團,次年2月由眾議院裁定約翰·昆西·亞當斯勝選。

1876年,俄亥俄州共和黨州長拉瑟福德·B·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和紐約民主黨州長塞繆爾·蒂爾頓(Samuel Tilden)競選總統,根據1877年的非正式妥協,海斯最終成為總統。

什麼妥協呢?四個州有20張尚未有明確意向的選舉人票投給海斯,條件是共和黨從南方撤出聯邦軍隊。該事件導致了南方重建的終結。聯邦軍隊剛被撤走,許多白人共和黨人旋即逃離了南方。民主黨“救贖者們”強化了對南方各州政治架構的控制,隨後開始剝奪黑人的投票權。

美國國父們創建了一個複雜的製度,平衡了普選票、聯邦系統、各州規模以及對純民主會導致簡單多數的統治及幾乎沒有政治妥協空間的理解。他們還提供了一個包括立法機構的程序:法律補救。這就是戈爾在2000年走過的法律程序。川普和戈爾一樣,亦完全有權利走完這個程序。

在喬治亞州,律師L·林·伍德(L.Lin Wood Jr.)向法院提出了針對喬治亞州州務卿的緊急動議,要求獲得禁制令。他主張,憲法規定由州議會控制選舉,而2020年3月的協議改變了核實缺席選票簽名的程序,卻沒有得到州議會的批准。這將使該州選舉違憲,導致結果無效。

關於缺席選票簽名驗證流程的改變,我們了解什麼?改變後的流程比之前州議會規定的更加繁瑣。 2018年,在喬治亞州的選舉中,缺席選票因簽名不匹配而遭拒絕的比例為3.5%。然而,2020年的選舉中,由於喬治亞州州務卿同意但未被州議會批准的修改,導致拒絕率變為0.3%,降低了92%。

兩小時前,林伍德律師也發推說,“我和鮑威爾律師及其他律師最近數週緊密合作,西德尼(鮑威爾律師)明天要在喬治亞州發起的訴訟將告訴你們真相。美國的敵人將會拒絕這個指控,不要相信他們。相信西德尼和我,我們愛美國和自由。我們的敵人不愛。”

為了確保我們國家的堅實根基,我們必須擁有一個大多數選民信任的選舉系統。雖然許多美國人和大多數媒體都在繼續推動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的推定勝選,但我們都應該記住,2020尚未結束。許多美國人認為,這次選舉過程並不公正,目前的報導結果並不准確。

美国总务署宣布通知拜登过渡团队交接,在美国乃至全球引起巨大反响。 鉴于对此行为争议颇大,现在把美国联邦总务署(GSA)署长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周一(11月23日)给拜登的信件的附上: 亲爱的拜登先生: 作为美国总务署署长,根据经修订的1963年《总统过渡法》,我有能力提供某些选举后资源和服务,以协助总统过渡。见《美国法典》第3编第102条注释。我认真履行这一职责,由于最近的事态发展涉及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认证,我今天发送这封信,向你提供这些资源和服务。 我把(自己)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公共服务,我一直在努力做正确的事情。请知道,我是根据法律和现有事实独立做出决定的。我从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门官员—包括在白宫或总务署工作的官员—的直接或间接压力,(他们)也没有对我做出决定的内容或时间施加任何压力。要说明的是,我没有收到任何要求我推迟决定的指示。 然而,我确实在网上、电话和邮件中收到了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宠物的威胁,试图胁迫我过早地做出这个决定。即使面对数以千计的威胁,我也始终致力于维护法律。 与媒体报导和影射相反,我的决定并非出于恐惧或偏袒。相反,我坚信,法规要求总务署长确定明显的当选总统,而不是强加于人的(当选总统)。遗憾的是,法规没有为这一过程提供任何程序或标准,因此我参考了以前选举中涉及法律挑战和不完整计票的先例。 总务署没有规定法律纠纷和重新计票的结果,也没有决定这种程序是否合理或正当。这些问题是宪法、联邦法律和州法律所规定的问题,应由有管辖权的法院通过选举认证程序和决定。我认为,一个负责改善联邦采购和财产管理的机构不应该把自己凌驾于宪法规定的选举程序之上。我强烈敦促国会考虑对该法进行修订。 如你所知,GSA署长并不挑选或认证总统选举的获胜者。相反,根据该法,GSA署长的作用极其狭窄:为总统过渡提供资源和服务。如上所述,由于最近涉及选举结果的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认证的发展,我已经决定,您可以根据要求获得该法案第3条所述的选举后资源和服务。总统选举的实际获胜者将由《宪法》中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决定。 该法第7节和2020年10月1日第116-159号公法规定,在2020年12月11日之前继续拨款,为你提供6,300,000美元,以执行该法第3节的规定。此外,根据第116-159号公法,授权拨款100万美元,用于为被任命者提供情况介绍会和编制过渡目录。我提醒你们,该法案第6条对你们提出了报告要求,作为从GSA获得服务和资金的一个条件。 如果我们有可以为您提供任何帮助,请与联邦过渡协调员玛丽·吉伯特(Mary D. Gibert)女士联系。 真诚的, 美国总务署署长 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 支持拜登的人认为这证实了拜登的胜利,反对他的人则认为他们在以各种手段在大选还没有得到合法认证时胁迫川普总统交权。 犹他州联邦参议员麦克·李(Mike Lee)认为,急于宣布乔·拜登为当选总统并强迫川普总统让步的做法无视宪法的正当程序和法治。 “民主党人和其他仇视川普的美国人利用宪法为他们提供的机制,最近一次是弹劾程序,企图使2016年的(总统)选举无效。”麦克·李上周日(11月22日)在他的Parler账户上写道。“他们事事诋毁他(川普)和那些在2016年投票给他的人。”麦克·李说。 他还表示,那些人表达愤怒,是因为川普想要用尽法律措施,以便找出他们(民主党)所做的、来剥夺川普当选合法性、阻止他连任的事情。麦克·李说,民主党人假装对国家团结感兴趣,但实际上却在制造分裂。 “你们现在想要团结,激进人士们?”麦克·李继续写道,“这很好。如果你们确实想要团结,那么,不管你们对川普总统的看法如何,也不管他的律师正在寻求什么法律依据,至少你们要承认他(川普)完全有理由验证选举的公平性和准确性。这种努力与选举过程并不冲突,它们本身就是选举过程的一部分。” 麦克·李说,他们(民主党)还试图否决川普总统寻求合法法律途径来验证选举合法性的权利,他们这样做,就是在缩短选举过程。 他还质疑,如果民主党人如此自信拜登是可认证的当选总统,为什么他们不想要透明度。“如果民主党人如此自信2020年总统大选中没有发生任何坏事,自信任何可能出错的事情都不可能影响选举结果,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害怕川普竞选团队带来的挑战?”麦克·李问道。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对于希拉里敦促拜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认输”,民主党人觉得完全没问题。那为什么川普不认输却遭到民主党人的普遍谴责? 对于目前大选状况,Jackie Gingrich Cushman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由《经济学人》主办、YouGov开展的一项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川普选民(86%)认为拜登“没有合法地赢得选举”,而73%的人表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次选举的真实结果”。考虑到川普选民约占一半,亦即有超过40%的选民认为这次选举是不合法的。这对我们国家的未来来说,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即使你认为选举是公正的,拜登确实赢了,这些数字也应该让你停下脚步,思考一下对美国选举缺乏信任的长期影响。正确地完成这个过程,以确保透明度和可见度,应该是每个人的首要目标。如果选举过程公正,那么把一切都曝光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有人可能会说,我们应该继续前行,但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我们曾经通过程序解决纷争。2000年,乔治·W·布什和阿尔·戈尔(Al Gore)之间的竞选对决直至12月9日才分出胜负,当时最高法院以5:4投票决定,支持布什暂缓佛罗里达州法院的裁决。1824年,无人赢得选举人团,次年2月由众议院裁定约翰·昆西·亚当斯胜选。 1876年,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拉瑟福德·B·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和纽约民主党州长塞缪尔·蒂尔顿(Samuel Tilden)竞选总统,根据1877年的非正式妥协,海斯最终成为总统。 什么妥协呢?四个州有20张尚未有明确意向的选举人票投给海斯,条件是共和党从南方撤出联邦军队。该事件导致了南方重建的终结。联邦军队刚被撤走,许多白人共和党人旋即逃离了南方。民主党“救赎者们”强化了对南方各州政治架构的控制,随后开始剥夺黑人的投票权。 美国国父们创建了一个复杂的制度,平衡了普选票、联邦系统、各州规模以及对纯民主会导致简单多数的统治及几乎没有政治妥协空间的理解。他们还提供了一个包括立法机构的程序:法律补救。这就是戈尔在2000年走过的法律程序。川普和戈尔一样,亦完全有权利走完这个程序。 在乔治亚州,律师L·林·伍德(L.Lin Wood Jr.)向法院提出了针对乔治亚州州务卿的紧急动议,要求获得禁制令。他主张,宪法规定由州议会控制选举,而2020年3月的协议改变了核实缺席选票签名的程序,却没有得到州议会的批准。这将使该州选举违宪,导致结果无效。 关于缺席选票签名验证流程的改变,我们了解什么?改变后的流程比之前州议会规定的更加繁琐。2018年,在乔治亚州的选举中,缺席选票因签名不匹配而遭拒绝的比例为3.5%。然而,2020年的选举中,由于乔治亚州州务卿同意但未被州议会批准的修改,导致拒绝率变为0.3%,降低了92%。 两小时前,林伍德律师也发推说,“我和鲍威尔律师及其他律师最近数周紧密合作,西德尼(鲍威尔律师)明天要在乔治亚州发起的诉讼将告诉你们真相。美国的敌人将会拒绝这个指控,不要相信他们。相信西德尼和我,我们爱美国和自由。我们的敌人不爱。” 为了确保我们国家的坚实根基,我们必须拥有一个大多数选民信任的选举系统。虽然许多美国人和大多数媒体都在继续推动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的推定胜选,但我们都应该记住,2020尚未结束。许多美国人认为,这次选举过程并不公正,目前的报导结果并不准确。

美国总务署宣布通知拜登过渡团队交接,在美国乃至全球引起巨大反响。

鉴于对此行为争议颇大,现在把美国联邦总务署(GSA)署长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周一(11月23日)给拜登的信件的附上:

亲爱的拜登先生:

作为美国总务署署长,根据经修订的1963年《总统过渡法》,我有能力提供某些选举后资源和服务,以协助总统过渡。见《美国法典》第3编第102条注释。我认真履行这一职责,由于最近的事态发展涉及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认证,我今天发送这封信,向你提供这些资源和服务。

我把(自己)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公共服务,我一直在努力做正确的事情。请知道,我是根据法律和现有事实独立做出决定的。我从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门官员—包括在白宫或总务署工作的官员—的直接或间接压力,(他们)也没有对我做出决定的内容或时间施加任何压力。要说明的是,我没有收到任何要求我推迟决定的指示。

然而,我确实在网上、电话和邮件中收到了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宠物的威胁,试图胁迫我过早地做出这个决定。即使面对数以千计的威胁,我也始终致力于维护法律。

与媒体报导和影射相反,我的决定并非出于恐惧或偏袒。相反,我坚信,法规要求总务署长确定明显的当选总统,而不是强加于人的(当选总统)。遗憾的是,法规没有为这一过程提供任何程序或标准,因此我参考了以前选举中涉及法律挑战和不完整计票的先例。

总务署没有规定法律纠纷和重新计票的结果,也没有决定这种程序是否合理或正当。这些问题是宪法、联邦法律和州法律所规定的问题,应由有管辖权的法院通过选举认证程序和决定。我认为,一个负责改善联邦采购和财产管理的机构不应该把自己凌驾于宪法规定的选举程序之上。我强烈敦促国会考虑对该法进行修订。

如你所知,GSA署长并不挑选或认证总统选举的获胜者。相反,根据该法,GSA署长的作用极其狭窄:为总统过渡提供资源和服务。如上所述,由于最近涉及选举结果的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认证的发展,我已经决定,您可以根据要求获得该法案第3条所述的选举后资源和服务。总统选举的实际获胜者将由《宪法》中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决定。

该法第7节和2020年10月1日第116-159号公法规定,在2020年12月11日之前继续拨款,为你提供6,300,000美元,以执行该法第3节的规定。此外,根据第116-159号公法,授权拨款100万美元,用于为被任命者提供情况介绍会和编制过渡目录。我提醒你们,该法案第6条对你们提出了报告要求,作为从GSA获得服务和资金的一个条件。

如果我们有可以为您提供任何帮助,请与联邦过渡协调员玛丽·吉伯特(Mary D. Gibert)女士联系。

真诚的,

美国总务署署长
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

支持拜登的人认为这证实了拜登的胜利,反对他的人则认为他们在以各种手段在大选还没有得到合法认证时胁迫川普总统交权。

犹他州联邦参议员麦克·李(Mike Lee)认为,急于宣布乔·拜登为当选总统并强迫川普总统让步的做法无视宪法的正当程序和法治。

“民主党人和其他仇视川普的美国人利用宪法为他们提供的机制,最近一次是弹劾程序,企图使2016年的(总统)选举无效。”麦克·李上周日(11月22日)在他的Parler账户上写道。“他们事事诋毁他(川普)和那些在2016年投票给他的人。”麦克·李说。

他还表示,那些人表达愤怒,是因为川普想要用尽法律措施,以便找出他们(民主党)所做的、来剥夺川普当选合法性、阻止他连任的事情。麦克·李说,民主党人假装对国家团结感兴趣,但实际上却在制造分裂。

“你们现在想要团结,激进人士们?”麦克·李继续写道,“这很好。如果你们确实想要团结,那么,不管你们对川普总统的看法如何,也不管他的律师正在寻求什么法律依据,至少你们要承认他(川普)完全有理由验证选举的公平性和准确性。这种努力与选举过程并不冲突,它们本身就是选举过程的一部分。”

麦克·李说,他们(民主党)还试图否决川普总统寻求合法法律途径来验证选举合法性的权利,他们这样做,就是在缩短选举过程。

他还质疑,如果民主党人如此自信拜登是可认证的当选总统,为什么他们不想要透明度。“如果民主党人如此自信2020年总统大选中没有发生任何坏事,自信任何可能出错的事情都不可能影响选举结果,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害怕川普竞选团队带来的挑战?”麦克·李问道。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对于希拉里敦促拜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认输”,民主党人觉得完全没问题。那为什么川普不认输却遭到民主党人的普遍谴责?

对于目前大选状况,Jackie Gingrich Cushman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由《经济学人》主办、YouGov开展的一项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川普选民(86%)认为拜登“没有合法地赢得选举”,而73%的人表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次选举的真实结果”。考虑到川普选民约占一半,亦即有超过40%的选民认为这次选举是不合法的。这对我们国家的未来来说,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即使你认为选举是公正的,拜登确实赢了,这些数字也应该让你停下脚步,思考一下对美国选举缺乏信任的长期影响。正确地完成这个过程,以确保透明度和可见度,应该是每个人的首要目标。如果选举过程公正,那么把一切都曝光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有人可能会说,我们应该继续前行,但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我们曾经通过程序解决纷争。2000年,乔治·W·布什和阿尔·戈尔(Al Gore)之间的竞选对决直至12月9日才分出胜负,当时最高法院以5:4投票决定,支持布什暂缓佛罗里达州法院的裁决。1824年,无人赢得选举人团,次年2月由众议院裁定约翰·昆西·亚当斯胜选。

1876年,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拉瑟福德·B·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和纽约民主党州长塞缪尔·蒂尔顿(Samuel Tilden)竞选总统,根据1877年的非正式妥协,海斯最终成为总统。

什么妥协呢?四个州有20张尚未有明确意向的选举人票投给海斯,条件是共和党从南方撤出联邦军队。该事件导致了南方重建的终结。联邦军队刚被撤走,许多白人共和党人旋即逃离了南方。民主党“救赎者们”强化了对南方各州政治架构的控制,随后开始剥夺黑人的投票权。

美国国父们创建了一个复杂的制度,平衡了普选票、联邦系统、各州规模以及对纯民主会导致简单多数的统治及几乎没有政治妥协空间的理解。他们还提供了一个包括立法机构的程序:法律补救。这就是戈尔在2000年走过的法律程序。川普和戈尔一样,亦完全有权利走完这个程序。

在乔治亚州,律师L·林·伍德(L.Lin Wood Jr.)向法院提出了针对乔治亚州州务卿的紧急动议,要求获得禁制令。他主张,宪法规定由州议会控制选举,而2020年3月的协议改变了核实缺席选票签名的程序,却没有得到州议会的批准。这将使该州选举违宪,导致结果无效。

关于缺席选票签名验证流程的改变,我们了解什么?改变后的流程比之前州议会规定的更加繁琐。2018年,在乔治亚州的选举中,缺席选票因签名不匹配而遭拒绝的比例为3.5%。然而,2020年的选举中,由于乔治亚州州务卿同意但未被州议会批准的修改,导致拒绝率变为0.3%,降低了92%。

两小时前,林伍德律师也发推说,“我和鲍威尔律师及其他律师最近数周紧密合作,西德尼(鲍威尔律师)明天要在乔治亚州发起的诉讼将告诉你们真相。美国的敌人将会拒绝这个指控,不要相信他们。相信西德尼和我,我们爱美国和自由。我们的敌人不爱。”

为了确保我们国家的坚实根基,我们必须拥有一个大多数选民信任的选举系统。虽然许多美国人和大多数媒体都在继续推动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的推定胜选,但我们都应该记住,2020尚未结束。许多美国人认为,这次选举过程并不公正,目前的报导结果并不准确。